] 西咸新区空港新城_从驿站到港湾——扒一扒空港过夜那些事儿
空港新城欢迎您!  登录  |   注册  |   忘记密码   |  退出   |  帮助

从驿站到港湾——扒一扒空港过夜那些事儿

发布时间:2017-03-09

作为一个出生在大山的小盆友,第一次坐灰机已经是26岁高龄以后。以前一直认为机场就像公交站,站一站就撤了,不像火车站,出站就是霸气的加州牛肉面,还有屹立十多年不倒的麦德肯炸鸡。

还记得有一次航班太早,实在是坐不上机场大巴,在没有滴滴的年代,只好打车,商定不打表120大洋,中途还遇到加价威胁,但也只好顺从。听朋友讲过一个事情,为了赶早航班他们只好住在机场附近,订了一个当年叫旅社现在叫民宿的东西,还免费接送机,当他们满心期待着有一辆商务车停在他们面前的时候,远远地看见老板开着电动车从拐弯处出现,还拿着两个头盔帮他们御寒,现在想来,也许这就是当年的“多式联运和综合换乘系统”,至少20年前的中国还到处都是摩托。当时我一直有一种直觉,机场也就是一个运输机器,在这个庞然大物旁边生活简直难以想象,每次想模拟机场旁边村民的心理活动,却始终无法感受。

2013年竟然来到空港工作,在办公桌前听见飞机起降的声音,有一种奇妙的疏离感,原来机场附近是可以工作的,不过每天将近80公里的通勤距离,确实是一种比较大的生活负担。有时候加班太晚,就进村吃一碗西蒋村的面;要买零食,那就去场区那个小小的便利店,买不知名牌子的锅巴。晚上在机场四人一间的宿舍将就一宿,听着别人的呼噜声草草入睡。单位的大型会议,必须移师市区举办,因为没有高端的会议室,也没有像样的宾馆。生活和工作就像两个世界、泾渭分明。后来在空港大酒店举办国际招标竞赛的时候,还常常能想起两年前,长途跋涉到曲江,带着打印机、订书机、打印纸、宣传资料,和搬家没什么两样,就为举办一个半天的研讨会。

空港的生活变化是悄悄的。不经意间,可以安排来宾住空港大酒店了;又过了几天,在空港花园租房成为一种风尚,据说那里住了很多空姐;办公室谈论的话题里多了去自贸大都汇买点零食;当有一天加班错过了食堂的饭点,听说花园小镇门口有卖吃的了。

后来发现,每周在空港一住五天的同事渐渐多了起来,这时我才意识到,机场已经不再是机场了,是大西安航空功能服务区。